怀化机械设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设备

内蒙古智慧升级煤炭业不再傻大黑粗

2021年11月17日 怀化机械设备网

内蒙古:智慧升级 煤炭业不再“傻大黑粗”

曾经,有多少烟筒冒烟,常被人们用来衡量一个地方的工业水平;后来,“冒烟的烟筒”让人联想到污染,煤炭业也被贴上了“傻大黑粗”的标签。但应当看到,煤炭是我国自然能源中消费价格最低廉、使用最便捷、运输储存最方便安全的能源品种,具有资源禀赋优势。这也意味着,在能源转型的过程中,煤炭业注定不是旁观者,而是重要的参与者。

我国提出力争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目标。近些年来,煤炭保有储量、产能和产量均居全国前列的内蒙古自治区,着力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发展,从“挖煤卖煤”到能源革命,变要素驱动为创新驱动,在发展现代能源经济的时空坐标上,探索出一条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智慧之路。

内蒙古智慧升级煤炭业不再傻大黑粗

麻地梁煤矿智能集控调度中心

5G专网“下井”煤矿智慧“升级”

走进位于鄂尔多斯市准格尔煤田西南部的麻地梁煤矿,花草簇拥的厂区十分干净,令记者不敢相信这是家煤炭生产企业。“煤炭企业过去是污染大户。但现在不一样了,我们结合大数据分析,以销定产,把地面上的销售订单和井下的生产量相结合,减少了煤炭库存,实现了高效且绿色生产。”内蒙古智能煤炭有限公司麻地梁煤矿相关负责人介绍。

当然,煤炭生产智慧化转型,改变的不只是环境。2019年4月,麻地梁煤矿被列入内蒙古自治区第一批智慧矿山试点示范企业。当年11月,麻地梁煤矿与中国移动内蒙古公司合作,成功部署井下5G基站并组网应用,实现了井上矿区、矿井主巷道、运输巷道等区域的5G信号覆盖,成为内蒙古自治区首家实现5G应用的井工煤矿。

如今,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采煤机司机身着白衬衫,只需动动手指,就能精准操控位于井下240米深处的采煤机,实现远程“一键采煤”;远在千里之外,工作人员通过手机里的专用App,就能实时查看矿区情况,地上各个角落、井下各项作业,均一目了然……

全视频调度通讯监控系统,正是智慧矿山系统的一个应用项目。“智慧矿山”还包括物联网+智能仓储快递服务系统、副斜井智能交通安全管控系统、智能预警与远程会诊系统、一体化煤质运销管控系统、远程协同办公系统、智能皮带运输巡检系统、智能采煤系统、5G+工业应用系统。

“通过智慧矿山系统的运行,企业减少了约120个固定岗位,500万吨井工矿井用工不足700人。在取消夜班的基础上,单班入井人数不到80人,实现了煤矿企业梦寐以求的少人则安、无人则安的目标。”内蒙古智能煤炭有限公司麻地梁煤矿相关负责人表示,2020年矿井吨煤成本不足90元,较周边同规模、同类型民营企业减少约30元。

内蒙古智慧升级煤炭业不再傻大黑粗

内蒙古北方重型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的矿车

“中国智造”:世界级的无人驾驶矿车

各地矿区的生产运输一直以来存在安全事故频发、司机招聘困难、管理运营成本高等多个痛点。

“如今,矿车智能化系统平台的出现可以解决这些痛点。通过数据化的应用,矿车就像会说话的机器一样。我们的平台对车辆每个部件的故障检测可达到实时准确同步,甚至车辆上的一个灯出现故障后台也能同步检测到,这将对车辆及驾驶员的安全给予最大程度的保障。同时,我们通过数据分析,也能给客户提供更细致的服务。”内蒙古北方重型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产品研究院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说。

据介绍,2017年3月,内蒙古北方重型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与北京理工大学在智能化信息化系统及其平台的建设方面开始了深入合作。双方合作历时4年,研制出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适合系列矿车产品应用的智能化信息化系统,建立了矿车数字化电气生态平台。

内蒙古北方重型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信息化研究所相关负责人介绍,在任何一台能连接互联网的设备上都可以打开这个平台。记者从打开的平台界面上看到,该平台不但能够显示全世界任何地区已安装此系统的矿车的各项大数据,还可以通过车辆编号来查询单车车辆实时数据。“这就相当于把车上的‘仪表盘’放到了指挥平台上,让驾驶员变成了‘安全员’。另外,通过获取数据,还将为日后车辆的诊断和维护提供更多支持。”

2019年,内蒙古北方重型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自主研制的载重110吨的无人驾驶电动轮矿用车NTE120AT顺利下线,标志着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进入无人驾驶矿车研究领域的国家。“这说明,我国智能制造的产品又爬升到了一个新高度,现在有足够的实力和国际巨头进行比拼。未来,我们还会生产出更多智能化产品,填补更多行业空白。”内蒙古北方重型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产品研究院相关负责人说道。

内蒙古智慧升级煤炭业不再傻大黑粗

易能通智慧能源平台

解决产地大宗商品产业链上的“痛点”

曾经,在产煤地附近活跃着一群“煤贩子”。他们既无煤厂也没有物流体系,仅靠着一头找坑口、一头找客户的灵活,借助信息不透明的“掩护”在供求之间进行撮合,多年来搞的是“空手道”,利润却很好。而在大数据时代,他们只能退出历史舞台了。

如今,依托大数据平台,在煤炭交易中,讨价还价、签订合同、结算付款等环节,只要轻轻点击一下鼠标就可完成。同时,煤炭产业政策、煤炭产量、运力配置、港口转运、价格走势等最新资讯也可以被快速获取。

“从2019年8月开始,鄂尔多斯市委市政府要求推进全市煤炭统一交易的试点工作在伊金霍洛旗先行先试。我们企业就负责了这个工作。”内蒙古圣圆能源集团易能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易能通平台采用“一对多”的议价模式,能够最大限度地发现市场价格和形成科学定价机制,平均为煤矿坑口销售提升了近3%的溢价幅度,平台交易成交价格成为全市煤炭定价标杆性的参考价格。

记者了解到,2020年,伊旗地方在产煤矿49家全部上线交易,完成1600(双边3200)多万吨交易量,交易金额57亿多元(累计隔夜留存银行近18亿元),涉及采购客户654家。

“大数据平台的运用,能够引导资源优化配置,形成产地的煤炭定价机制,削弱了港口价格对产地定价的影响力,提升了我市产地的煤炭定价话语权。同时,丰富的交易数据资产,通过技术分析处理,为政府平衡煤炭供需,促进煤炭产业发展提供了参考依据。”内蒙古圣圆能源集团易能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说。

在未来较长时间内,我国基础能源供给仍将维持“以煤为主”的格局。对于内蒙古自治区来说,在相关政策的引导下,企业加快自身转型,“绿色”这一理念将引领煤炭行业迎来更大的发展空间。